走近十一世班禅:喜欢高科技产品能说流利英语

2018-07-30 12:33来源:未知

  2010年3月13日,在全国政协第十一届三次会议闭幕会上,一些政协委员争先与十一世班禅握手。

  2010年3月3日下午3点25分左右,全国政协第十一届三次会议开幕会的电视直播节目中,出现了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的特写镜头。新华社的报道称,这位20岁的藏传佛教界领袖人物正式亮相中国政坛。

  参加2010年两会报道的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见证了十一世班禅在10天会议期间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瞬间。那么,他是如何从转世灵童成长为中国首位“90后”全国政协委员的呢?

  从3月3日全国政协第十一届三次会议开幕,到3月13日会议闭幕,记者们在两会会场上,多次见到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

  自1995年举行坐床仪式后,10余年间,十一世班禅很少公开露面,直至近年才开始出席或参与重大活动。据中新社统计,这其中包括:2007年10月,列席中国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2009年3月,在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大会上用英语发表演说;2009年10月,出席首都各界群众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大会。

  2010年2月,十一世班禅迎来了两个“第一”。在2月3日闭幕的中国佛教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会议上,他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新华社将此称为他“担任的首个社会职务”。25天后,全国政协第十一届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增补十一世班禅为全国政协委员。他因此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政治职务。中新社就此评论说:“在去年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阿沛·阿旺晋美逝世后,现年20岁的班禅进入全国政协备受关注。”

  十一世班禅被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的消息,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普遍关注。《纽约时报》援引一位中国佛学家的话称,此举“符合情理,因为他(指十一世班禅)在西藏人民中拥有很大的影响力。尽管(他)很年轻,但已很有学识”。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注意到,在全国政协第十一届三次会议开幕式上,坐在主席台下的十一世班禅,认真聆听全国政协主席所作的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除了身上那件醒目的外红内黄藏传佛教袈裟,他和大多数委员并无二致。

  3月4日,是全国政协会议的第二天。这一天,十一世班禅留给大家的印象是“谦恭”。

  按照大会安排,宗教界别的小组讨论会在友谊宾馆的会议室举行。一大早,十一世班禅就在侍僧的陪同下,提前10分钟来到会场。他在距离门口最近的后排找了个空位坐下,静候全国政协宗教界别第一次小组讨论会的开始。宗教界别小组召集人、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刘柏年邀请他“到前面就座”,他谦逊地一笑:“不用了,坐这里就很好。我第一次参加政协会议,是来向其他委员学习的。”

  讨论会开始后,十一世班禅时而拿起手中的笔认真记录,时而和其他委员交流。在10分钟的中场休息时间里,不少委员走到他身边,与他交谈。每每有委员提出要与他合影,年轻的十一世班禅总是微笑着起身,双手叠放在胸前;合影结束后,他又会微微屈身,伸出双手,一定要与对方握手致意后才坐下。

  在这次讨论会上,十一世班禅没有正式发言。在与新华社记者交谈时,他一再强调“学习”二字。“第一次参加政协会议,经验不多,是带着学习的态度来参加会议。在会议上,要多听多看多学习。”

  全国政协委员、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政协副主席旦白尼玛说:“看到他埋头记录和认真倾听的神态,我感到由衷的高兴。十一世班禅是藏传佛教界的杰出领袖,他成为最年轻的政协委员,是藏传佛教界的荣耀和骄傲。”

  3月5日下午,全国政协宗教界别委员,就政府工作报告举行小组讨论会。这一次,十一世班禅留给大家的印象是“细心”。讨论会间歇,十一世班禅稍作休息之后,回到座位上,拿起桌上的政府工作报告。新华社记者发现,他“翻到此前有折页处,继续往下读”。这时候,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会长陈广元来到他身边。他站起来,腰微微弯下,微笑着握手,并请陈广元在自己身旁坐下,两人开始聊起来。

  很快,休息时间结束了。陈广元离开时,一个随身物件掉在地上。十一世班禅弯腰捡起,用双手交给了陈广元。

  3月10日,全国政协宗教界别小组讨论会开始前一个多小时,很多记者就已经赶到会场,期待着听十一世班禅的发言。这将是他在本次两会上的第一次正式发言。

  在两位助手及3位工作人员的护送下,十一世班禅提前5分钟走进会场。他微笑着和已经提前到场的委员们打招呼,与坐在他旁边的委员握手,然后坐下。有记者发现,十一世班禅的座位上早已放好了文件材料,约有50多份。他认真翻阅着,仔细聆听每一位委员的发言。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感叹道:“从他专注的神情里,我能够感觉到他的温和、安详和平静。”

  会场上,除了委员们的发言声,就是相机快门被按下的声音。记者们都想毫无遗漏地捕捉和记录十一世班禅的每一个动作和神情。而在照相机和摄像机面前,十一世班禅显得从容不迫,稳重而儒雅。

  在发言中,十一世班禅谈了自己第一次参加两会的感受:“我是刚刚来的,这次参加两会,学到很多新的东西,也看到各位委员发表自己的意见,共商国是,参政议政,为我们党和国家更好地服务……”他微笑着和坐在自己右边的委员交流了一下眼神,继续说道,“这里在座的,也都是人民群众寄予很大期望的人,又是政协委员。我是刚刚新来的,所以我们需要继续努力……我们都是宗教界人士,什么是宗教?就是教化人类心灵,使得我们物质富裕的世界有更好、更健康的精神去享受美好的生活。不管是哪一个宗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都是劝人向善,利国利民的宗旨……我们佛教最重要的思想就是做善事,我们讲‘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静其心,佛法之本。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任何事情都要从小事做起。我就讲这些吧。”

  短短3分钟的发言结束后,会议室里响起一阵掌声,不少委员高声喊:“好!”班禅转头看着坐在自己右边、来自道教的杨发明委员,微笑着说:“您再讲一点吧。”然后将话筒转向他。

  这段视频通过电视和网络广为传播,许多人看完后都说:“(十一世班禅)慈祥平和,很有修养。”

  1989年1月28日,十世班禅主持完五世至九世班禅遗体合葬灵塔祀殿开光大典后,在西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圆寂。

  在此前一年,十世班禅在北京心情愉快地度过50大寿。后来人们回忆,当时就有了一些不祥的征兆。在寿宴上,十世班禅致答谢词,好几次讲到“我要回西藏”。他还几次把别人送来的花篮,说成是“花圈”。1989年1月9日,十世班禅离开北京去日喀则。临行前,他专程去向同志告别。当年西藏和平解放后,历经坎坷的十世班禅从青海返藏,是时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的组织指挥护送他进藏的。几十年来,两人结下了深厚情谊。关心地对十世班禅说:“冬季西藏缺氧,大师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又拍拍他的肩,开玩笑道:“你这个大胖子,要劳逸结合呀。”十世班禅说:“合葬五世至九世班禅,并为灵塔祀殿开光,是我这些年来最大的一桩心愿,办完这件事,我就是死,也瞑目了。”马上说:“大师别讲什么死不死的,佛不要你走,马克思也不要你走。”

  1989年1月22日,日喀则隆重举行了五世至九世班禅遗体合葬灵塔祀殿开光大典。6天后,晚上8点16分,十世班禅圆寂了。圆寂时呈睡佛状,面部朝东北。根据大师示寂法像,他将转世去日喀则的东北方向。

  1989年6月,首批由高僧组成的观湖人员来到西藏两大神湖湖畔,长时间地念经,仔细观看神湖湖水的波纹,以求得转世灵童比较明确的降生方位、属相、化身所在地的地理面貌等吉兆。有的从湖水中看到一个身穿藏北皮袍、头戴草帽的妇女,像打招呼一样,摇晃着手上一块白绸,向观湖人走来;有的看到一个穿藏装的妇女,她旁边有个男人带着一个5岁左右的男孩;还有人从湖中看到雪山下一片树林,有牦牛和一匹枣红马跑来跑去……这样的观湖活动,举行了3次。

  1994年2月24日,寻访领导小组首次派出由高僧组成的3个密访小组,分赴西藏、青海、甘肃、四川、云南五省区,寻访十世班禅圆寂以后在藏历土蛇年(1989年)、铁马年(1990年)、铁羊年(1991年)出生的灵慧、健康、五官端正的男童。

  嘉黎县除了大片起伏的草坡、明亮的湖泊,还有高耸的雪山和绿色的森林。这些景色和当初寻访人员的观湖景象预示接近。

  1990年2月13日,嘉黎县一户普通家庭里,索朗扎巴和桑吉卓玛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了。桑吉卓玛的父亲是个,认为小外孙颇具佛相,取名坚赞诺布,藏语意为“神的胜利幢”。

  坚赞诺布8个月大时,桑吉卓玛外出,将他托给县学校一位教师的保姆照管。偶然间,教师发现坚赞诺布舌上的纹路组成的是一个藏文字母,发音是“a(阿)”,它在藏传佛教中代表佛的化身。当晚,桑吉卓玛梦见白度母女神带她云游神的仙境,将坚赞诺布交给她后,飘飘飞升而去。当地一个活佛闻讯而来,认真地告诉桑吉卓玛,她的孩子可能是个大活佛转世。

  坚赞诺布刚会讲话时,来串门的客人逗他:“叫什么名字?”他竟笑眯眯地说:“我是班禅。”客人惊讶极了。

  当寻访人员根据观湖和占卦预示,寻访到嘉黎县时,很快就打听到了有灵异特征的坚赞诺布。寻访人员发现,这孩子常做出吹螺、讲经的姿势,和他哥哥在一起时,还喜欢给哥哥摸顶。

  1994年9月,扎什伦布寺高僧嘎钦·边巴以普通人身份到桑吉卓玛家做客,发现他在观湖时所看到的藏文字母“扎”,正是索朗扎巴名字中的一个字母。嘎钦·边巴俯身看坚赞诺布,坚赞诺布竟对这位白须飘胸的高僧说:“我认识你。”用餐时,坚赞诺布拿过一个高僧的木碗说:“我也有一个这样的碗,就放在扎什伦布寺里。”

  高僧们大为惊讶,一致认为该男童是最具吉兆的候选灵童之一,有资格参加金瓶掣签。

  1995年11月29日凌晨两点,天空繁星点点,地冻霜寒。当整个拉萨城还沉浸在睡梦中时,一队打着罗伞、幢幡,吹着佛乐的,走出了班禅在拉萨的行宫雪林·多吉颇章。走在仪仗队前面的是两个年轻,他们手上的托盘里,便是大名鼎鼎的金瓶。那是200多年前乾隆皇帝赐予西藏,专门用于认定大活佛转世灵童的。

  77岁的西藏著名高僧波米·强巴洛卓,率领众高僧和,站在大昭寺门前,把金瓶迎奉到主殿释迦牟尼佛像前——这是唐朝文成公主从长安带进西藏的,也是现存于世的唯一一座由释迦牟尼本人开光的等身像。在释迦牟尼像前,用金瓶掣签的方式来认定大活佛转世灵童,是从乾隆皇帝时期正式设立的制度。

  凌晨5点,掣签仪式开始。在面对释迦牟尼佛像的方向,安放了一把藏式大沙发,督察金瓶掣签仪式的国务院代表、国务委员罗干,国务院特派专员、西藏自治区主席江村罗布和国务院特派专员、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一一落座。西藏党政领导坐在主殿左边, 44名佛教界高僧大德坐在主殿右边。1000多名各界代表在大殿内就座,我们新闻记者也在其中。

  5点20分,的诵经声停了下来。一个藏族青年从金瓶中取出如意头的象牙签牌,放在手中的托盘里,端到江村罗布面前。江村罗布拿起用藏、汉文写有坚赞诺布、贡桑旺堆、阿旺南追3个候选灵童名单的纸条,逐一在签牌上贴好,放回托盘。接着,国务委员罗干、诸位活佛高僧、3个候选灵童的父母、自治区党政官员依次验看名签。

  最后验看名签的是叶小文。他验完签后,拿起托盘中细长的黄缎封套,将名签套上。可能黄缎封套过于细瘦,封装每支签,叶小文都用了很长时间。这期间,整座大殿寂静无声,人们的眼睛都紧张地盯着叶小文的手。

  终于,叶小文镇定地将三支名签都装进了黄缎封套。他抬起头来,神色明显轻松了许多。

  扎什伦布寺民管主任·次仁接过签来,在自己额上轻轻地触碰一下,将名签装进了金瓶的签筒里。

  ·次仁念诵着祈祷经文,面对释迦牟尼佛像,举起签筒摇晃数下,我们可以清晰地听见名签在签筒中的转动声。他将签筒装进金瓶,盖上盖,取出签筒,又摇晃数下,再装进金瓶,盖上盖。他如此一连做了3次,然后一脸虔诚地捧着金瓶,供在释迦牟尼佛像前。

  大殿内,上千双眼睛盯着波米活佛的手。波米活佛合十祈祷了一会儿,用手指顺时针方向轻轻拨动露出金瓶口的3支名签。然后手指一停,毫不犹豫地掣出一支签来,交给江村罗布。

  历史将铭记这一时刻——江村罗布打开封套,看了一下名签,大声宣布:“嘉黎县的坚赞诺布中签!”我看了一下手表:凌晨5点27分。此时,全场欢声雷动,整座殿堂里都是“啦加罗!”(藏语“神的意志决断了”)的欢呼声。

  当天下午,国务院代表、国务委员罗干,来到班禅在拉萨的行宫雪林·多吉颇章,主持十一世班禅册立典礼,宣读了国务院的正式批复。

  你区1995年11月29日关于《请国务院批准经金瓶掣签认定的坚赞诺布继任为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的请示》悉。国务院特准经金瓶掣签认定的1990年2月13日(藏历第十七绕迥土蛇年12月19日)出生的西藏自治区嘉黎县坚赞诺布为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转世灵童,继任为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