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前高级副总裁:解码华为《三块广告牌

2018-08-02 16:02来源:未知

  华为,一家1987年成立的民营企业,迄今为止用30年时间,跻身全球500强企业前100、世界最具价值品牌前50强,华为成功的原因是什么?一向低调的华为,近年来连续发布企业形象广告,很多人表示看不懂。华营董事长、华为前高级副总裁胡彦平2018年2月做客源码私塾,从华为的“三张广告牌”入手,从一个前华为人的角度,解读贯穿其中的企业战略思考,分享了华为走向成功的三大内因。学习华为的经验,对于正跋涉在创业之路上的企业来说应该大有裨益。

  有一个故事,一位著名的中国经济学家问任正非,华为的战略是什么?任正非回答说:“活下去。”这位经济学家说:“活下去怎么是华为的战略呢?”任正非说:“是的,活下去就是华为的战略。”

  一个企业,首先要确保你能活下去。活不下去,就没有后面的发展。但为了活得更好、活得长久,你就不能只看眼下。

  华为过去很少做广告,但在2015年陆续推出了几幅企业形象广告。这几幅广告传递了华为公司几十年来一直坚持的企业战略理念。

  这幅广告的寓意是,华为的今天正如同在刚果博约马瀑布捕鱼一样,站在了一个业务发展的洪流中。虽然机会很多,但是华为坚持高度聚焦的战略理念,聚焦于大数据洪流中的战略机会,不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正如任正非在科学大会上所比喻的,二十八年来朝着一个城墙口冲锋。

  早在宇宙诞生之初,自然界的“上帝粒子”便一直存在,但要寻找它,就必须人工还原宇宙大爆炸时的场景。为此,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投资上百亿美元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实验项目——大型强子对撞机。经过近万名科学家几十年的努力,于2012年宣布成功发现“上帝粒子”。这幅广告的广告语是:“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数十年的厚积薄发,隐约听到了上帝的脚步声”。这近乎直白地表明了华为的战略思路:只有在主航道上持续密集投资,多路径、多梯次地探索未来方向,才能最终实现突破。

  “花蝴蝶”格里菲斯·乔伊娜,世界上跑得最美的女人,美国当代最优秀的女子短跑运动员, 1988年第24届汉城奥运会上,只用了10秒49就跑完了100米。这个成绩至今无人企及。她独特的气质为女子田径运动增添了史无前例的魅力。华为不惜重金,从乔伊娜亲属手里买来肖像权,用她面带微笑最后冲刺的画面作为这幅广告的主角,并用“0.01秒是一生心血的厚积薄发”作为广告语。请注意,这是华为在形象广告中再次提到“厚积薄发”。其中意思再明白不过:华为今天所取得的一切成绩,都源自多年来的厚积薄发。

  仅以华为的研发为例。华为现有员工超过18万,其中将近46%是研发人员,在全球设立了16个研究所,国内的北研所、上研所、南研所等,都是近万人的规模。部分海外研究所的规模也不小,如欧洲研究所有三千多人,吸引了来自几十个国家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一起工作。华为每年的研发投入占到整个业务收入的10%以上,近年来的研发投入占比达到12%、13%,甚至更高。

  2016年华为研发投入了110亿美元,去年预计投了130亿美元。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华为作为一家民营科技型企业,一年的研发费用基本相当于国家财政对中国科学院系统的拨款。

  华为不仅始终注重产品研发,而且近几年来不断加大在基础研究方面的投入,把整个研发经费的20%以上投向基础研发,并为此专门成立了中央研究院,对外也叫2012实验室,专门从事基础研发工作,包括大家都已看到的石墨烯方面的研究。这意味着华为下一步将陆续有新的技术和新的产品投放到市场中。

  透过“三块广告牌”,华为向外界清晰地传递出自己几十年来一直坚持的战略理念,即战略聚焦(聚焦主航道,在大机会面前绝不做机会主义者)、战略投入(几十年来始终坚持主航道)和战略突破(在主要业务领域完成由追随到不断超越的进程,如运营商业务、消费者业务等)。

  究竟有哪些主要因素使得华为如此成功。一个企业的成功,因素肯定很多,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几乎世界上最成功、最伟大的企业都出自美国。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后,美国有不少企业陆续在走下坡路。有管理学者指出,这是因为几百年前清教徒从欧洲大陆带来的不少优良传统被渐渐遗忘。当初清教徒来到北美大陆,不单纯为了财富,更是怀揣了一个梦想,要在美洲这个新大陆上为上帝建造一个天国。成就一个伟大的企业,首先必须要有一个具有伟大梦想的企业家。

  华为能有今天的成就,首先是因为任正非是一个有远大梦想的企业家。华为的很多老员工都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晚上九点多钟,当大家还在加班加点赶任务的时候,任正非端着他的大搪瓷杯来跟大家聊天。“你们将来不得了,能得诺贝尔奖”、“世界通讯业三分天下,华为必居其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认为这是老板在鼓励大家多干活,一笑了之。后来的实践一步一步地证明了任老板的预言,大家的心气劲一下子就上来了,越来越觉得老板牛,跟着他干,没准梦想线年,任正非在一次讲话中再次提出,将来世界通讯业三分天下,华为必居其一。这个是有文字记载的。1996年3月-1998年3月,华为花了两年时间起草《华为基本法》,将任正非的梦想、管理思想和管理哲学、管理文化和价值观、以及一系列的管理构想正式写入基本法,明确提出华为的梦想就是要成为世界级的领先企业。

  《华为基本法》是在1998年3月颁布的。当年,华为的销售合同额达到89亿人民币,员工达到八千人,这是一个很不错的业绩,在中国企业中已经了不起了。但与当时的国际上竞争对手比,差距还是很大的。但因为任正非的伟大梦想和全体华为员工坚持不懈地奋斗,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华为今天的成功,源自任正非早年心中的一个梦想,我认为是实事求是的。

  任何一个企业的文化都是创始人的文化,是创始人给企业注入的灵魂,是企业的DNA。华为的企业文化是什么?大家可以先读一下《华为基本法》。基本法写得非常好,也是了解任正非早年管理思想和管理哲学的经典文献。但华为的企业文化之所以业内闻名,不是因为任正非想到了要搞一个《华为基本法》,也不是因为《华为基本法》起草得好,都不是。华为的企业文化做得好,是因为它能够成为企业的灵魂和全体员工的价值共识,能够被广大华为干部和员工所践行(落地)。

  文化价值观的落地对所有企业而言都是一个挑战,华为这方面为什么做的比较好,我觉得还有几个重要的原因。

  大家知道,企业是一个利益组织,如果评价体系和激励体系没有建立好,老板再讲文化也没有人相信,所以激励的问题、评价的问题永远是企业管理中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任正非曾多次说,我在华为二十多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分钱。把钱分好了,组织就活了。我们看到,每年春节前,老板最头疼的是如何把钱分好。过了春节,老板最头疼的是骨干员工辞职:办公室突然来了几个骨干,说老板对不起,这是我的辞职报告,我要走了。评价体系、激励体系如果不好的话,企业不仅留不住人,文化价值观也不可能落地。

  关于评价与激励,任正非在基本法中有一个关于人力资源价值链的说法,即价值创造、价值评价和价值分配。企业的发展建立在能否持续创造经济价值的基础之上。由上述三个环节构成的价值链从理论上解决了这个问题。

  评价是分配的前提,分配是创造的基础,分配问题解决好了才能解决再创造的问题。华为的文化是以奋斗者为本,是让创造价值的人分享价值,认真负责和管理有效的员工是华为最大的财富。有些企业老板说,我们是以人为本。其实老板这样讲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你把钱分给谁。所以华为从很早开始,就建立了一个有效的评价体系并在后来的实践中不断优化,这对于确立和升华企业文化起了重要的作用。

  遵从并在工作中践行公司的文化价值观是华为对干部的要求,也是华为干部的底线。你不认同公司价值观,你就不能当干部。

  你提倡什么你自己就要做到什么,任正非在这方面堪称表率。公司规定任何干部国际航班不能坐头等舱,任正非如果坐了头等舱,超出部分全部自己掏钱。任正非出行,随行人员即使因工作原因超标,超出部分也是由任正非出钱,由他个人来承担。

  前一时期网上有几张照片,很多人都看见了。70多岁的任正非,在机场排队等出租车、乘机场摆渡车等。这都反映了任正非的真实作风。正是由于任正非身体力行,言行一致,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华为上上下下的人都能记得那四句话: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和自我批判。企业文化得以在员工心中落地生根。

  多年来华为一直在不停地优化管理体系。华为管理体系建设过程中有几个特点,第一个是均衡。很多企业老板往往会把经营和管理体系的建立对立起来。业务好的时候根本顾不上抓管理,业务不好的时候更没时间和精力顾得上管理。华为在业务发展好的时候,始终没有放弃对管理能力的提升。

  第二华为的管理体系是在持续变革过程中建设起来的。变革和体系建设始终如影随形。1996-1997年开始的人力资源变革,1998年做战略规划,1999年到2003年做整个产品开发和供应链的变革。到了2003、2004年做组织的变革。2007年到2014/2015年做财经管理变革,一直到现在还在不停地推进各个领域的变革。每年公司会把业务收入的一个固定比例,如1%拿来做变革,所以任正非说,二十多年来我们拿了几十亿美元去做变革。这里既有直接聘请顾问的费用,也包括华为自己的投入。

  变革需要投入,也为华为带来了巨大回报。如历时八年的财务体系变革,使华为的全球财务管理能力上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准,打通了企业运营的所有环节,做到170个国家账实相符。账实相符在一个小企业来讲不是一个最困难的事情,但华为在全球有将近15万件资产,放置在几千个不同的场景中,怎么做到账实相符?经过变革,华为做到了。现在华为做一次全球资产盘点只要几分钟。170多种货币,全球范围内实现回款周期五天。有的客户与华为的财经体系已经在银行里实现自动对接。

  经过了长时间的持续变革,华为逐步地从依赖个人能力转向依赖组织能力,实现组织的最大作用是让平凡的人能够做不平凡的事情的管理追求。

  以上是华为成功的几点要素。另外补充一点,华为在用人方面有独到之处。从选择格里菲斯乔伊娜来做企业形象广告,也能看出华为与众不同的眼光。外界对乔伊娜是有争议的,认为她有瑕疵,但是华为最终坚持用了她的形象。华为的高级顾问田涛老师,他就此事写过一篇文章说,不完美的英雄也是英雄,这正是华为的人才观。

  华为人经常说,我们公司的人都是“歪瓜裂枣”,“歪瓜裂枣”说的是外表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味道却很甜,华为就是有一大批这样的干部,任正非就是能够容忍这样一批“歪瓜裂枣”,不中看但中用。任正非在最近的员工关系变革工作进展汇报上表示:“下一步人力资源的改革,欢迎懂业务的人员上来,因为人力资源如果不懂业务,就不会识别哪些是优秀干部,也不会判断谁好谁坏,就只会通过增加流程节点来追求完美。我们现在录用一个员工,像选一个内衣模特一样,挑啊挑,可结果不会打仗。我们要的是战士,而不是完美的苍蝇。”

作者:admin